□記者田育臣實習生原茵馬紅梅文圖
  核心提示|昨天,鄭州迎來入冬以來較嚴重“霾伏”侵襲。其中,拆遷揚塵成為“霾伏”鄭州的罪魁禍首之一。昨天,大河報記者回訪一度被市民稱為“戰爭片”的4個拆遷工地發現,不少工地“防塵”措施仍未到位。建築工地“消塵”為何如此難?
  走訪工地
  要求整改的4個工地,3個“不聽話”
  昨天,鄭州市環境保護檢測中心站數據多次出現“爆表”。鄭州大學環境科學研究院教授張瑞芹說:“這次的霾,和以前不太一樣,能明顯感覺到空氣中有灰塵,這與建築工地拆遷揚塵有所抬頭有一定關係。”2014年年底,鄭州棗莊、老鴉陳、西韓砦等城中村拆遷,均出現“防塵”措施不到位的情況。經媒體曝光後,這些工地及時進行了整改。如今,它們的防塵措施如何?
  1
  老鴉陳村拆遷工地
  整改效果:差
  問題:施工地沒有任何灑水、防塵設施
  昨天下午,老鴉陳村拆遷工地一廢墟上,4臺大型鉤機正揮舞著5米多的搖臂,拆除一座僅剩4層的樓房,鉤機每砸碎一塊樓板,灰塵便旋起一個圈兒,隨風飛入城中村。距
  該工地不遠的江山路東側,一臺鉤機也正在廢墟上“轟隆隆”地拆遷樓房。在兩處施工工地,記者均未發現任何灑水、防塵設施。
  廢墟旁,圍擋開口處延伸出到路上1米長、3米寬的磚瓦碎片,路上車輛經過後,揚起一片塵土。“媒體一曝光,灑水車就開過來,塵土小一些。沒過幾天,街上又盪起來了。”老鴉陳服裝市場鞋襪店老闆李女士說。
  昨天,記者在現場看到,八九處新拆的樓房,建築垃圾也一直裸露在空氣中。
  2
  孫八寨拆遷工地
  整改效果:差
  問題:建築垃圾堆積成山
  2014年7月,孫八寨村拆遷揚塵,時隔半年,該拆遷工地現狀如何?
  昨天,記者來到位於航海路與人和路交叉口附近的孫八寨拆
  遷工地。記者發現,在一廣場後面,1000多平方米的樓房已被拆遷,建築垃圾堆積成山。其中,沿街2米以及東北角的廢墟垃圾,被覆蓋了防塵網,但其餘建築垃圾仍裸露在空氣中。附近居民張先生稱,2014年7月,該拆遷工地已停工,後來,辦事處便在周圍蓋了防塵網,但中間的建築垃圾一直沒蓋。“一颳風,灰塵盪可高,也一直沒人管。”據他介紹,他經常戴著口罩,已經忍受揚塵半年時間。
  3
  西韓砦拆遷工地 整改效果:較好
  在西韓砦城中村,記者發現,拆遷機械作業時,旁邊始終有一臺灑
  水車同步灑水。拆遷垃圾已鋪設了黑色防塵網,街道旁圍起了圍擋,整改效果較好。
  4
  棗莊拆遷工地
  整改效果:差
  問題:灑水車很少,建築垃圾仍裸露
  昨天,記者來到棗莊拆遷現場。該工地主體已拆遷完畢,一臺鏟車和一臺鉤機正在廢墟中剔出鋼筋,附近沒有灑水和噴淋設施。機械作業時,仍有
  小股灰塵飄出。
  據附近居民稱,以前拆房時,有灑水車噴淋,這段時間,灑水車很少來。現場,除了臨街幾處建築垃圾鋪設了防塵網外,其餘建築垃圾仍裸露在空氣中。
  焦點追問
  重罰之下,揚塵為何照揚?
  ◎相關監管部門權限有限
  按照規定,對逾期未整改的“揚塵”工地,相關部門會對其所在區政府進行財政扣款。2014年7月到11月,惠濟區和鄭東新區均因揚塵被財政扣款360萬元。如此重的罰款,為何止不住揚塵?
  “鄭州市監管拆遷揚塵的,不只是我們一家,我們只能按規定進行財政扣款,但對方仍不整改,我們也沒辦法。”鄭州市鄭州市大氣污染防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(以下簡稱“鄭州市大氣污防辦”)有關負責人說。去年7月15日至11月30日,他們一共督導揚塵工地1089家,下發督辦通知405個,財政扣款共計2430萬元。“其實,罰款不是目的,但我們只有這些權限。”
  ◎人手不夠,工作任務重
  鄭州市建築工地揚塵污染綜合整治辦公室(以下簡稱“鄭州市建築工地揚塵辦”)負責人也表示,作為一個臨時機構,辦公室人手少,而鄭州市工地較多,“每天忙不過來,我們也是分身乏術”。該負責人稱,目前,全鄭州市共有建築工地1023個,單體工程2254項,總建築面積達2800萬平方米。而該辦公室現場督察的只有3人。去年7月至今,他們平均每個月巡查20個工地,每天一個工地。
  該負責人稱,目前,他們每天都要接到10多個投訴電話,其中,一城中村的拆遷指揮部一天接到40個投訴電話。“我們整天在外跑,中午不休息,晚上加班到八九點,仍然處理不過來。”
  “此外,臨時機構行政級別低,我們去督辦一個工地,負責人不見我們,我們一點門也沒有。”他表示,因不少工地系城中村,拆遷時也不備案,因此,督察期間,他們經常吃“閉門羹”。
  ◎管理麻煩,問責程序繁瑣
  鄭州市建築工地揚塵辦上述負責人表示,一般而言,拆遷指揮部多系各區設立,部分人員抽調自各區徵遷辦和相關部門,“他們既是管理者,又是被管理者,因此,管理起來比較麻煩”。
  該負責人表示,對於逾期仍未整改的,他們會同有關部門及領導跟蹤掛牌督辦,同時,還會約談區域負責人。但他表示,“這種程序繁瑣,涉及部門較多,過程比較複雜”。
  專家支招
  對於“揚塵”屢治不絕的問題,我省一位社會學家表示,治霾是個系統工程,而治理拆遷“揚塵”也需要常態化的機制。該專家表示,鄭州市要徹底治理揚塵,要給予臨時機構較大權力。同時,除了財政扣款處罰外,更應對直接參与的有關單位及責任人實行問責制。除了將其加入日常考核,還有必要紀委介入。
  數據:
  不到半年有的區被扣360萬
  2014年7月15日至11月30日,鄭州市大氣污防辦共督導鄭州市區工地1089個,下發督辦通知405個,落實財政扣款金額合計為2430萬元。各區情況如表格:
  行政區
  金水區二七區中原區管城區惠濟區高新區鄭東新區經開區
  財政扣款
  330萬340萬130萬270萬360萬300萬360萬340萬  (原標題:重罰之下工地仍在“霾”頭苦幹)
創作者介紹

湯寶珍

cy09cyyk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